您的位置: 三门峡信息港 > 汽车

邪御天娇 4102 原来是你

发布时间:2019-10-10 17:44:05

邪御天娇 4102 原来是你

(猫扑中文)“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呀……”

林嫡扭头白了他一眼:“又去祸害哪家姑娘了,你能不能消停点,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姐姐,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呀……”

青年嘿嘿笑了笑:“招你的可是这宏七和他老婆,要不我帮你将他们给抓起来,让你好好的教训他们一番怎么样?”

“要你动手?”

林嫡冷哼道:“你小子不在仙狱好好呆着,好好修炼,别给我到处乱跑……”

“真要惹着什么大人物,我看谁能保你……”林嫡现在在气头上o

白衣青年连忙赔罪,不过却将怒火,顺利的转移到了叶楚的身上:“这个叫叶楚的小子,倒是有些来头呀,宏七夫妇明明摆得了那三个九天银河的人雕,却死不承认,难道他们知道那九天银河的来历?”

“这个不清楚,现在看来,此事与叶楚的关系,他们之所以不承认,也许是为了叶楚的事情o”

提到这个,林嫡的面色也有些凝重,扭头问白衣青年:“让你去查叶楚,查得怎么样了?”

“那小子好像快回来了……”

白衣青年说:“有人在魔罗山一带,看到过那小子出现,应该过不久就会回来了o”

“魔罗山?”

林嫡面色微变“他去那里做什么?”

魔罗山,不仅仅是在这里很有名,在整个仙路上都是一个凶地o

白衣青年说:“这个就不太清楚了,不过据我所知,魔罗山的魔罗之魂,好像消失了,整个魔罗山现在恢复了清明了……”

“消失了?”

林嫡挑了挑眉:“怎么可能会消失?那魔罗之魂,占据那里多年了,就算是我想要除他,都要联合其它两位掌教,难道是……”

“姐姐你也怀疑是叶楚?”

白衣青年笑了笑说:“我也怀疑是这小子搞的鬼,魔罗之魂存在多年了,而且实力越发的强大,这些年更是如此o魔罗山外的毒障,还在不断的向外蔓延,可是他一去,正好这魔罗之魂就消失了,此事定然与他脱不了干系o”

“只是他的实力,应该只是大魔神之境,以他一个小小的大魔神,就想要灭杀魔罗之魂,不可能o”

林嫡不信,白衣青年则说:“姐姐你别忘了,这小子可是狱主看中之人,当年进入仙狱当任牢主,便是狱主亲自点名的o”

“后来许仙使,还有那边三位仙使之死,都与这个叶楚有不清不楚的关系o”

白衣青年说:“虽说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是这小子至少都是参与了的,而他的实力又应该还在大魔神之境,所以这小子很不一般呀o”

“若真是如此的话,难道与魔罗之魂有关系?”

林嫡猜想道:“传闻魔罗之魂,存在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等待一个宿命的主人出现……”

“莫非这小子就是?”林嫡美目一挑o

白衣青年沉声道:“姐姐你也猜到了,我也猜想这小子与魔罗山的魔罗之魂,可能有什么特别的联系o或许这个传说是真的,传说魔罗山的魔罗之魂,当年就是从天而降,直接落在那里的o”

“当时魔罗山一带的天空,还出现了一副画相,似乎是一个年轻男人的画像o那时候就有传说,魔罗之魂就是为了等待那个年轻男人,而这个男人,现在看来,极有可能就是叶楚那小子o”白衣青年说o

他又说:“而且有传闻,魔罗之魂极有可能就是从九天银河神地掉下来的,而现在与叶楚交情甚好的宏七夫妇,又出重金拍下了九天银河一族的三位人雕,这件事情,不是偶然……”

“恩,你说的有道理o”

林嫡右手一挥,水晶球中的影像消失了:“可惜了这两人知道的并不多,想知道内情的话,估计还得等这小子回来到时候听听他们在说什么o”

“恩,用不了几天,这小子就会回来了,魔罗山离这里并不是太远o”白衣青年说,“要不然姐姐,我们就在这里守几天吧……”

“我先给你看着……”白衣青年谄媚的笑了笑o

“你给我看着?”

林嫡抿嘴笑了:“你小子想必是在这圣城中,看到了不少美人吧……”

“哪有……”

白衣青年尴尬的说:“这南风圣城这么多人,美人当然是大把大把,可是也不是我的菜呀……”

“在弟我的心里,只有风华绝代的姐姐……”

林嫡笑骂道:“你就得了吧,你小子什么心思我还不清楚,不过你小子也不算什么坏人o”

“只要你自己有本事,找到妹子,姐我自然不会管你,不过我还是那句话,要双方你情我愿,若是你用那些斜里歪道的邪术找女人,到时候出了事情我不会保你o”林嫡一脸正色说o

“这个请姐姐放心,弟我是那样的人吗,再说了弟我的魅力你又不是不清楚,就我这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天赋异禀的样子,还能找不到妹子?”

白衣青年自恋不已:“我这人还是为人太低调了,要是我搞个招亲之类的,我估计起码得有几百万妹子参加……”

“得了吧你就……”

林嫡也笑了,对他说:“好了,你自己去玩会儿吧,有事我会叫你,这几天我就守在这里o”

“恩,好,那姐我去了哈,你要是想我了,马上叫我回来o”白衣青年嘴上说着好,这会儿却是急不可耐,马上就闪人了o

“这小子,肯定又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了,真是不省心男人怎么都是这样的货!”

林嫡暗骂了几句,脑子里不由得又出现了一百多年前的那个奇怪的身影,当时自己莫名其妙的被人给睡了o

现在那个身影,还不时的在脑海中闪过,这一百多年来她也一直在找那个家伙o

“总有一天,我会抓到那个混蛋!将他碎尸万段!”

林嫡心里恶狠狠的想着,这个念头不知道在她脑海中,都闪过了多少回了o

一百多年来,每年都要想起十几回,怎么着也有一千多回了o

可是寻了一百多年,对方却是一点踪迹也没有,当年那个家伙似乎是用了易容之术,所以她也不知道对方到底长什么样子o

“只有那家伙在我附近的时候,我才能感应得出来,不然的话这辈子可能都无望复仇了o”

想到当年所受的屈辱,自己一个堂堂的仙使,就这样被人给祸害了,那种痛苦她一直暗藏在心里,将它化作动力与仇恨o

所以这一百多年来,她一直在想着办法,查那个家伙,但是当年她还是仙使,而且也是在郊外,根本不可能有人能路过,或者是发现点什么o

那个地方,她这一百多年来,又去了好几回,但是一点蛛丝马迹,一缕气息都查不到了,早就无影无踪了o

“总有一天你会出现的,当时你敢对我做那样的事情,肯定是认识我的,只要我放出风去,也许就会引出来这个家伙……”

林嫡心中暗想:“如今我修为已非当年,他就算想抓我,也不太可能了o”

“我应该可以敌得过他了o”

林嫡心里想着,如何找出来这个当年祸害自己的混蛋,一直在想办法o

……

拍卖会三天后,南风圣城城外才终于是消停了,战斗也慢慢的结束了o

该打的,也打完了,圣城中的修仙者们,对此见怪不怪了,每年拍卖会前后几天,城外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o

南风圣城,一座老宅外o

一男一女,出现在了这座宅子外,女人看着面前的这处宅子,外面没有人护卫,但是宅子外面的法阵有些特别o

“这法阵是你布下的?”红柳脸上戴着面纱,问一旁的叶楚o

叶楚点了点头,右手一挥,将法阵打开了,带着红柳进去了o

与此同时,在城主府外的宅子里,守候的林嫡突然睁开了双眼o

“那家伙出现了!”

林嫡眼中闪过一抹寒光:“等了一百二十年了,你终于是出现了……”

“他就在这南风圣城……”

林嫡眼中寒光连闪,就在刚刚她感应到了那一缕,令自己犯恶心的一道气息o

显然是那个祸害了自己的男人的气息,他竟然出现在了南风圣城中o

“只是出现了一刹那,不过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红柳喃喃自语:“南风圣城果然是这些年火的城池,你果然还是来了这里了,我倒要看看,你能在哪里藏身……”

说完,她右手取出了一块长条玉牌,往里面灌入了一些灵气,玉牌闪烁起来o

她对那头说:“马上回来!”

一会儿后,那个白衣青年,终于是回来了o

不过林嫡却挑起了眉头,这家伙的身上,有一股女人的浓烈味道,而且还有极浓的胭脂味o

再看这家伙的身上,袍子都没系紧,显然是慌慌张张的过来的o

“姐姐,你找我什么事,难道叶楚那小子回来了?”白衣青年问o

林嫡白了他一眼:“不是,我的一个敌人出现了……”

“敌人?”

白衣青年问:“谁呀?这里还有姐你的敌人?不会是黑衣大掌教吧?”

他有些措厄,林嫡没有多说,自己被祸害的事情,不可能会告诉这个小子,即使他是自己的族弟o

“你马上派出你的所有眼线,给我去一个男人……”

林嫡右手一翻,手中多出了一张画相,画相上是一个满脸胡茬的中年男人o

这人就是当年祸害她的男人,林嫡对他说:“此人是一位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修为也很高,应该达到了大魔神之境他极有可能还会易容术,你现在就去查,看看有没有人见过他,与他脸型相近的人也要查……”

“呃,这要怎么查?”

白衣青年有些措厄:“这还不如大海捞针呀,圣城城区就有六十几亿人,与他脸型相近的人,那得有多少呀……”

“我的眼线是有一些,但也不够呀o”白衣青年有些蒙圈o

“这个不用你关心,你的人能查多少算多少,我现在去找宏七o”林嫡也知道,光是他手下那些眼线,显然是不够的o

“好吧o”

白衣青年也没多问什么了,立即出发了,而林嫡立即来到了城主府o

城主府内,宏七刚刚起来,见到林嫡又来了,也是有些意外o

“掌教大人,不知道所为何事?”见她有些风尘仆仆的样子,似乎是很着急o

“是这样的,狱主命我来揖拿一个要犯……”

林嫡说:“此人现在刚刚进了南风圣城,所以本教想请宏城主帮个忙……”

“这个自然是应当的……”

宏七说:“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来历,我可以派人去查……”

“是这样的……”

林嫡右手一翻,便又取出了一张画相,对宏七说:“这是这人的画相,不过他应该会易容术,所以需要排查与此人脸型相近的家伙……”

“排查脸型?”

宏七一听这个,不由得挑了挑眉,和白衣青年的反应差不多:“这恐怕很难呀,若是对方用了易容术,光看脸型的话,那太难排查了,主要是城中的修仙者太多了o”

“此人应该是刚刚到的南风圣城,我可以感应到他的气息出现了一下,但是马上又消失了,我猜测对方应该是进了法阵了o”

林嫡脸色凝重说:“重点排查那些拥有强**阵的宅子或者是院落,应该范围就小得多了……”

“而且只要将这人给逼出了法阵,我就可以再次感应到他的方位,很快我就能找到他了o”她说o

“这倒是容易得多o”

宏七想了想后说:“这样吧,若是这人所犯大事的话,不如这样,我将护城大阵启动o然后再让人放出消息去要抓此人,若是这人心里有鬼的话,想必他会想着离开此地o但是一旦他出了自己的法阵,就会被掌教大人你感应到,而此时护城大阵又开启了,他一时半会儿也出不去,到时候你就可以截住他了o”

“如此甚好……”

林嫡眼中一亮,这个方法她之前都没有想到,若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轻易的逼出对方o

“只是护城大阵,也不能关闭太久,不如这样吧,晚上午夜时分,我就将大阵关闭o只开启两个城门,由几位魔仙亲自盯着,到时候行事方便o”

“恩,有劳宏城主了,若是抓到了此要犯,在狱主面前我必当替你美言o”林嫡说o

“掌教大人客气了,抓捕要犯,本就是我的职责,何况对方还在圣城中,若是让他逍遥法外,那后患无穷呀o”宏七自然没有理由拒绝o

对于这种事情,他向来是配合的o

仙狱起码是仙路上各大仙城,神城,圣城的官方的执法机构,平时若是圣城中出现了一些要犯,威胁到圣城的安全的话,也是向仙狱求助,请求他们派出仙使或者是狱主出来揖拿的o

两方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自然是通力合作的,只是有些时候合作没有这么顺畅罢了o

而且据说仙狱在城主等公职人员的任命上,也有很高的话语权,有些神城的城主,或者是公职人员,也是属于仙狱的势力人员o

两人立即就这么商量好了,定下了一些细节之后,林嫡便自己出发了o

宏七哪里知道,林嫡让自己抓的这人,就是自己的好兄弟叶楚o

叶楚宅子里,和红柳刚刚到这里,里面还遍地都是灰尘,还结了不少的蜘蛛o

这个宅子他离开前,并没有让宏七派人照顾,所以这里面还是很脏的o

有好几年没有住过人了,自然是很脏的,叶楚右手一挥便将整个院子里的灰尘给清理掉了,宅子变得焕然一新o

“姐,你先休息一下,我让下人做点吃的,咱们好好喝一顿……”

终于是回到了这边的家了,叶楚心情不错,要和红柳喝几杯o

他从乾坤世界中,将几个狐女给叫了出来,让她们拾掇一下整个宅子,又让几个狐女去做吃的了o

“你小子仕女倒是不少,还是狐女一族的女人,个个都会伺候人……”

红柳坐在亭子里,看着满院的狐妹子在忙活,也调侃起了叶楚o

“恩,她们确实是不错,一族的人有五六百人跟着我也有些年头了……”

叶楚笑了笑,给红柳倒了杯茶水:“姐你要是喜欢她们我送你几人,如何?”

“算了,我不喜欢用佣人o”

红柳摆了摆手:“还是你自己留着慢慢享用吧,没事的时候就祸害祸害她们……”

“呃,我算了吧,我怕姐你吃醋呀o”叶楚笑了笑o

“呵呵,我吃什么醋……”

红柳心情现在也开朗了不少:“你小子这么多女人,我要是吃醋,那这每天得喝多少醋呀,我怕我吃不过来……”

“呵呵,姐你说的对,女人嘛还是想开一些就好o”

叶楚笑着说:“男人可以娶多个老婆,女人也可以嫁多个男人嘛,只要有本事,哪儿不能混呀o”

“去你的……”

红柳险些笑喷了:“就你也就嘴皮子说说而已,真要是你的女人们找了别的男人,估计你连人家全族都要给灭了吧……”

“呵呵,这不是说说而已嘛o”

叶楚笑了笑说:“姐你现在的情况还不错,元灵中的火种还算稳定,等我的人给我炼制出几枚六阶还神丹,这几天我再布置一下法阵,应该就差不多可以开始吸出你的火种了o”

“你这样会不会有危险?”红柳问他o

叶楚说:“我这样能有什么危险,姐你就放心吧,我会做好万全的准备的o”

“恩,只要你没事就好,若是你因为我出了事情,我会内疚一辈子的o”红柳说o

“放心,我还不想死呢,咱们现在还有的是时间,来慢慢的对付你元灵中的火种o”

叶楚对她说:“只要将你元灵中的火种给吸出的话,你以后也能过正常人的日子了,红莲业火将不会再祸害你了……”

“恩

,我相信你o”

红柳点了点头o

两人刚回到南风圣城,下人给他们做了一桌好吃的,因为两人的食量都很惊人,下人还特意加做了份量o

光是饭菜的份量,就超过了一千斤,一共四五十个狐妹子出动,给他们做大餐o

红柳心情也很好,和叶楚一起喝了不少,吃了不少热食然后有些疲惫的她,这才先去休息了o

叶楚喝得也差不多了,想到了城主府的宏七夫妇,心想:“又过了十几年了,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了,几天前南伤拍卖会才刚结束,他们应该没出什么事情吧o”

想到这儿,叶楚灌完手中的半壶酒,直接一人出了法阵瞬移前往城主府o

“他出现了!”

城西门处,林嫡双眼一闪,立即瞬移,很快就出现在了城主府外o

“好啊,他竟然也来了城主府,原来是宏七的旧识o”

林嫡身形一闪,立即出现在了城主府的后院o

“掌教大人,您来了……”

宏七也没想到,叶楚和林嫡会同时出现,连忙对林嫡说:“您来了正好,我向您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兄弟叶楚……”

“叶楚?”

“你就是叶楚?”

林嫡的眼里在忍着火,她没想到,这叶楚就是那个祸害自己的家伙o

这家伙的脸型虽然不对,但是他身上的气味,就是化成灰了自己也能认识o

“呃,这个女人怎么来了?”

叶楚此时心里也是一阵郁闷,林嫡他怎么会忘记呢,那个林仙使,只不过现在却成了白衣掌教了o

看她看自己的这个眼神,想必她是认出了自己了o

“原来是林大掌教,久仰久仰了……”

叶楚面带微笑,和林嫡打了个招呼o

林嫡半天没反应,脸色有些古怪,宏七说:“掌教大人?”

“哦……”

林嫡楞了楞后说:“原来他就是叶楚呀,你在我们仙狱可是大名鼎鼎啊……”

“放着牢主的位置不做,私自逃到仙路上潇洒来了,这不妥吧……”

林嫡黑着脸,盯着这个叶楚o

若不是宏七在这里,她真想现在就出手,将这小子给拿下,好好的折磨折磨他,让他生不如死o

自己一直在找那个家伙,没想到那个家伙就是这个叶楚当年祸害自己的,就是这个仙狱中出名的混蛋o猫扑中文

北京宫颈炎治疗方法
长沙女性不孕不育的医院哪家
黑龙江早泄到那家医院
江苏盆腔炎一般多少费用
天津输卵管堵塞的治疗方法是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