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欧债危机杨白劳对黄世仁的胜利

2018-12-06 22:15:31

欧债危机 杨白劳对黄世仁的胜利?

自古以来,在历次债权人和债务人的斗争中,那些不给力的主权债的债务人以及过度扩张的银行业在很多情况下却取得了对债权人的大获全胜,而眼下正在展开的欧债危机似乎正在使这不幸的一幕再次上演,而欧洲央行(ECB)所谓的货币直接交易计划(MOT)便解释了债权人的权力是如何被剥夺的。

做为这场大戏的主角,德国为各个接受援助的国家设定了苛刻的条件以防止道德风险的出现,毫无疑问的是,经济调整的重担落在了债务国身上,而欧洲央行的购债计划也为其设定了严格的条件。但实际上,欧洲央行的购债计划极有可能将成为债权人们对债务人的一次隐性的转移支付。

事实上,北欧国家的那些债权人们在对南欧国家以及爱尔兰的贷款上已经遭受了大量的损失,而这些还未被充分的意识到。正如荷兰国际集团(ING)首席经济学家Mark Cliffe所表示的那样,当违约正式发生时,就是那些非自愿的转移性支付发生的时候。

而考虑到欧元区救助基金做出的其他让步性援助,则可以看到债权人对债务人的另一轮隐性的转移支付。尤其是欧洲央行的长期流动性操作以及资产购买措施,这些措施的目的本来在于压低高企的政府和银行业的融资成本,并防止流动性危机的出现,但这一目的却因为严格的紧缩计划而发生了歪曲。

实际上,在非统一货币区域,这些国家可以通过本币的贬值来刺激出口的增加,从而带来经济增长。但在统一的货币政策下,这些国家显然已经无法通过本币的贬值来刺激出口进而弥补已经备受打击的国内需求,随着经济衰退的加深,这些国家的财政赤字进一步恶化。

为了解决债务问题,这些国家便不得不通过内部贬值的方式来降低借贷成本,即削减工资。但在经济持续恶化的背景下,大幅削减工资必然引发众怒并葬送当权者的前途,同时也将削弱北欧国家的经济增长。因此,备用的方法便是,让德国来接受显着的和长期的通胀,而对魏玛政府时期超级通胀的记忆依然历历在目的德国人显然是无法接受这一点的。

Lombard Street Research驻伦敦的分析师Charles Dumas表示,不仅债务人的利益会受损。为了保全欧元区,德国人会看到他们大量的产品和储蓄会从他们的实际购买力转变为对债务国的补贴,那些债务国的萧条和严重失业使增加补助变为不可避免。

Dumas表示,乐观估计,欧元区对希腊、葡萄牙、意大利以及西班牙在年之间的现金支持将达到1.25万亿欧元,悲观情况下,则将达到2.4万亿欧元。

登车桥厂家
硅酸铝毡
工业遥控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