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非婚子遭母亲抛弃因没户口不能上学图

2018-11-05 09:58:24

非婚子遭母亲抛弃 因没户口不能上学(图)

琪琪拿着妈妈的照片,因为没户口,他没能上学  非婚子给保姆狠心妈失音讯  孩子“好想读书”却因没户口不能上学  在广州市荔湾区小梅大街附近的公园里,街坊们经常看到年过六旬的孔清泉领着一名小男孩在散步,很多人都以为他们是一对祖孙,其实,老人只是孩子的“保姆”。男孩的亲生母亲在他3岁生日那天“人间蒸发”,从此杳无音信。  孩子5个月时托寄保姆  出生于2005年8月3日的琪琪马上要过6岁生日了,他却不能和正常小朋友一样去幼儿园上学,因为他没有户口,也没有血缘至亲陪在身边,照顾他成长至今的是他生母曾经雇的“保姆”——孔清泉、梁瑞珍这一对下岗老夫妻。  54岁的梁瑞珍从2006年1月开始,受雇于一名叫向佩敏的女子,帮其带小孩,而小孩的爸爸却从未出现,也未曾听向佩敏提起过。但是,2008年8月5日向佩敏在帮小孩庆完3岁生日后,就人间蒸发,至今杳无音信。  “一位老街坊介绍我帮他的朋友带5个月大的孩子,说每个月给一千元人工费,奶粉钱另算。”梁瑞珍说。  过了3岁生日妈妈便失踪了  向佩敏就将儿子完全托付在梁瑞珍家里,后来得知向佩敏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除了琪琪外,她还有一个与前夫所生、正在上初中的大儿子,大儿子跟着她一起生活,有时向佩敏也拜托梁瑞珍到她家里给大儿子做饭。  梁瑞珍告诉,刚开始的一年,向佩敏一个月来看儿子一次,每次来的时候就顺便将一千块的薪水和奶粉钱交给梁瑞珍,有时还多给一些让她买些猪肉吃。  “慢慢她给的钱也少了,2007年2月至5月她都没有按时给钱,直到6月她才给我600块,当时我们没问她催工资,我们已经和孩子有了感情,她给不给钱我们对孩子都一样。”孔清泉说。  “2008年的8月5日,那天我们一起为琪琪庆祝3岁生日,没想到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我们尝试了各种方法去寻找,打、问朋友亲人、上甚至还报过警,都毫无结果。”梁瑞珍无奈地说。  梁瑞珍说,“2009年的一天,一位自称是琪琪亲生爸爸的人来,说两个月之内会拿琪琪的一切证件和欠我们的工资来领走孩子,可这个人至今没出现。”  琪琪是非婚生子  梁瑞珍从向佩敏的朋友那听说,向佩敏1971年出生,曾经结过一次婚,和前夫育有一子,离婚后又与男朋友凌先生生下了琪琪。  琪琪是向佩敏在温州打工时生的,据她在温州的同事也是后来随她来广州的朋友亚英介绍,向佩敏一直在做运动服行业,2006年将琪琪托付给梁瑞珍时,她在百事运动服饰专卖店做零售,职位不算低;2008年后,她跳槽到匡威公司,她的新同事张先生里告诉,那时她月收入1万多元。  张先生透露,在2008年8月底也就是在为琪琪庆生后,向佩敏便离职并且失联,可以打通,但从未接过。  孩子:想妈妈了  为了寻找向佩敏也为了能让琪琪的成长更加顺利,老两口找到妇联,妇联的律师建议他们通过民政局想想办法。“民政局通过街道帮我们寻找,也有人建议我们不要这么负担,可以考虑把孩子送给民政局养,但是我们不舍得。”孔清泉看着在一旁玩耍的琪琪,一脸慈爱。  当问6岁的琪琪有没有想妈妈时,他想了一会儿说:“想,但我一出生她就不要我了。”  黑户不能读书,“保姆”焦急寻母  为了不让琪琪落后同龄孩子,老两口从不吝啬在教育上花钱,光是学英语的动画碟家里就有好几套。  但因为没有户口,琪琪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走进校园。每天,孔清泉就带着他去逛公园和超市。“每次经过幼儿园,他都说‘我也想上学’,那时我的心都碎了。”梁瑞珍红着双眼说。  “现在希望的就是琪琪可以有户口,可以读书,以后可以顺利成长。”老两口表示,但愿可以尽快找到孩子的母亲,让孩子能健康成长。(文/黄蓉芳 实习生杨励潮 图/王维宣)

雪花青石材
仿真猴
重型货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