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三门峡信息港 > 体育

劫修传 1864章 仙音一曲敌百万

发布时间:2019-10-10 02:48:07

劫修传 1864章 仙音一曲敌百万

两名女子身影乍隐还现,空中仙乐却愈加分明,那乐声美妙之极,初时听来,宛若大雪初晴,那天地虽是寒气凛人,却自有一丝暖意,就引得林中鸟兽欢唱不休。:e766fe636f6d其后音调渐转欢快,先是清风拂林,撩起枝头积雪,其后冰融雪消,就在林外汇水成溪,一路向前。便是水中生灵,亦齐齐翩然飞舞起来,激起浪花无数。

大漠上无数灵兽,竟听得如痴如醉,天生的那股杀气,被这乐曲涤荡,自有一丝盈胸。

本来这大漠上百万灵兽肃立,杀气充盈,却因这两名女子现身,而变得荡然无存了。

原承天瞧见两名女子身影,饶他心境如铁,此刻也是微微一荡,心中叫道:“天可怜见,珑儿和猎风总算回返仙庭,只是不幸落在这百万兽禽阵中。

原来这两名女子便是九珑与猎风,九珑率众飞升仙庭,却因界力变化飘渺难测,与诸修分离,只剩得猎风左右相随。

这时两名银车立时驰到,一名修士大喝道:“何方妖邪,乱我军心”

听到此言,九珑不由将眉头微皱,仙庭兽劫,她在原承天灵台神游之时,也只是听到原承天略略述及。只因当时时间紧急,又怎能从容述说,此刻瞧见对方势力如此之大,饶是九珑,也是芳心一颤。

不想那修士的言语,却恼了身边的猎风,猎风自原承天神游昊天,助她得窥灵台之后,修为虽是大增,但那性情却是天生,又怎有丝毫变化。这世间居然有人敢对九珑无礼,是可忍,孰不可忍

猎步大步跨来,手中赤刀便头当斩去,那修士原不在意,手中法剑正要相迎,哪知那赤刀来的极快,不等他法剑抬起,颈上首级早被斩落,颈中鲜血溅起三尺,刹时银车皆赤。

其他三修大惊失色,慌忙就将手中小旗乱摇,一人就想摇动黑旗,只盼能压制猎风,另二人则将青旗齐摇,御使灵禽前来相助。

猎风冷哼一声,身形电转,左手赤刀先将摇动黑旗者斩于车中,原来那黑旗虽能压制仙修,但猎风向来不肯祭宝施法,一身近身杀伐之术又怎受这黑旗牵绊,刀出便杀,绝不阻碍。

这边赤刀斩人,那边流时刀已出,那修士正在急摇青旗,却哪里摇得动,就觉得那青旗像是泥淖中一般,任他竭尽全力,那旗子只是动了半寸罢了。这正是流时刀威能。

只听一声脆响,此修被流时刀劈面斩落,当场滚下银车,已是不能活了。

剩下那名修士好不容易将青旗摇动,然而空中灵禽却无反应,仍停在空中不动。原来那空中仙乐,乃是天地至和之音,但凡世间性灵,闻此声而知生之畅美,命之可贵,任你胸中藏着怎样的杀气,也是一扫而空,又怎会前来赴死

这修士见仙禽不动,心中更加着慌,急忙再祭白旗,只盼祭出玄冰壁来,也好逃过此劫。至于持剑与猎风厮杀,其心中则是想也不想,那对手悍勇如斯,分明是世间杀星,与其厮杀,岂不就等于送死。

好在这白旗威能依旧,这边白旗轻摇,玄冰之壁立时挡在身前。这时猎风的赤刀“当“的一声,便斩在那玄冰壁上了。

此修见避过此刀,忍不住一声长嘘,既祭此玄冰之壁,想来这条性命是保住了,也不知哪来的女子,这近身杀伐的手段竟是强大如斯。

正在乱想,那赤刀“波“的一声,已划开玄冰之壁,探进车来。此修见赤刀劈开玄冰好似刀切豆腐一般,啸得七魂皆丧,大叫道:”怎会如此。“

赤办刀不依不饶,仍是向前,“噗“的一声,将此修胸口洞穿,其刀速之快,便是体内法身之宝也是来不及反应了。

猎风连诛四人,原承天这边修士瞧得清清楚楚,大漠之外立时欢声雷动。人人皆忖道:“哪来的女子,竟是如此厉害,我等数千修士,竟是比她比下去了。“心中又惊又羡又赞。

却不知此番厮杀,正合猎风脾胃,那黑旗压制仙修法术,正好施展近身杀伐,而若论近身杀伐之术,猎风若称第二,谁能称得。

猎风既斩四修,却是浑不在意,转向九珑道:“珑儿,刚才那仙乐飘飘,倒也好听,可我细细听来,倒是与珑儿新制曲谱有七八分相似了。“

九珑笑道:“妙韵十音本是缺了两曲,我穷毕生精力,也只是新制了一曲罢,但心中仍是忐忑,只当与天意不合,如今瞧来,却有七八成相似。“

猎风道:“既然与天意相合,也总该有个曲名了吧。“

九珑道:“此曲为至和之声,大善之音。人若闻之,心中杀气顿消,顿悟生之可贵,可名为止杀。“

猎风摇头道:“这名字不好。“

九珑不由奇道:“这名字哪里不好,还请姐姐指点。“

猎风笑道:“若天地苍生皆无杀气,人心向善,则我猎风所修之技何以施展此曲对别人而言那是极好,唯对猎风不好。“

九珑听猎风此言,不由莞尔一笑。她在那里不言不动,已是动人,又哪堪一笑,诸修瞧见她面上笑容,心中皆是一软,暗道:“这样的女子,谁舍得杀她“

先前只道猎风厉害,双刀在手,无人可敌,如今才知那九珑真正厉害,此女仙音一出,谁肯厮杀,那真是一曲便敌百万兵了。

就见大漠中百万兽禽,竟是一动不动,果然是人同此心,兽同此理。此刻仙音威能尚在,谁也不曾起意上前厮杀。

便在这时,一声声隆隆鼓砂自大漠深处传来,那鼓声激荡如雷,一记记都像是敲在心里头一般,便激起体内热血沸腾,只想着杀伐。

原承天听到这鼓声,心中暗叫道:“珑儿危矣。“

此鼓名为八方鼓

,当初仙庭之乱,便是由紫龙以天雷亲击此鼓,以御使万兽万禽攻上无量玉山,是为至杀之音。想来是凤八见九珑已乱军心,便击起这混沌宝物来。

其后世尊虽亲手毁去此鼓,哪知又被火凤悄然重制起来。

九珑止杀妙韵初生,又兼境界不高,实非这至杀之音的对手,鼓声一声,空中仙乐便荡然一空,渺不可闻了,就见身边灵兽齐齐大吼,空中灵禽皆放悲鸣。

这大漠上的大阵仗,就此缓缓转动起来。

元风驰见万兽万禽燥动不安,大漠上瞬间便成至杀之局,那猎风虽是近身无人可敌,但百万兽禽杀气冲天,其灵压如何承受,九珑便是无所不能,但初入仙庭,便遇这绝大的阵仗,怎能不令人寸心如焚。

元风驰道:“世尊,九珑仙子危矣,我等可立时上前救援“

原承天道:“断不能为救九珑一人,乱了既定步骤,晓谕诸修,元叛不至,诸修不可上前。”

诸修凛然受旨,又怎敢上前。

元风驰道:“既是不可擅动大军,风驰愿孤身杀向大漠,救出九珑仙子。”说罢此言,也不等原承天应承,便凌空飞出,一步步向大漠踏了过去。

云龙真人此刻也叫道:“珑儿既遇危急,在下怎能不救“

不想身子方一动,就被原承天拦住,原承天道:“珑儿本是在下至亲,怎能因珑儿一人,陷诸修于险地若我被困于阵中,便由云龙御众。“

云龙真人乃是胸中有大局之人,如今清禅,太真不在,这御众之事也只好托付于他了,云龙真人无奈,便止住脚步,郑重道:“世尊千万小心。“

这时大漠之上,便以九珑猎风为圆心,无数灵兽列队向前,向圈中二女一步步压来。又有银车三十辆来到阵中,却不敢离猎风太近,只是遥遥的摇动黑旗,驱使大军向前。

原承天暗道:“凤八果然不曾将黑旗尽数交给索苏伦,若想使索苏伦妙策功成,非得两军放手厮杀之时,方见好处。而我只需与珑儿会合,便可打乱凤八部署,到时只需元叛一至,里应外合,凤八焉能不败。“

九珑与猎风突现,虽然打乱了原承天先前计划,但原承天临阵应变之能非同泛泛,就此顺应局势,改变计划,反比先前之策更具威能,如今只看九珑猎风能否守得住,自己与风驰如何能攻得进去了。

凤八见有人闯阵,其中赫然有元风驰在列,那元风驰如今已是名声在外,北域兽劫之众皆知其名,而原承天虽是在东域大大有名,但凤八等人不曾见过原承天手段,反将元风驰视为大敌。

就见那三十辆银车中分出五辆来,专来对付元风驰,原承天这处,只是出动两辆银车罢了。

原承天冲出数百里后,已近大漠,就见数队灵兽齐齐转向,向原承天奔来,两辆银车便在这数队灵兽之后,遥摇御控。原承天抬头瞧去,只见元风驰风已冲进大漠之中,被那五辆银车驱使数万灵兽围住。

又见大漠核心处,无数灵兽列队向前,大漠之上灵压如铁,看来也不需动手,就可将猎风九珑生生挤杀了。

原承天虽知九珑胸有万策,手段无穷,随机应变,无人可及,但万兽齐心,灵压如山似岳,此情形却非人力可及了,原承天不由得心急如焚。

...

重庆查妇科激素六项多少钱
哈尔滨哪儿医院阳痿好
南充输卵管堵塞去哪家医院治疗好
汕头医院哪妇科好
郑州儿童性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