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三门峡信息港 > 体育

刁蛮仙子在异界 第二十五章 难以想象

发布时间:2019-10-13 02:00:10

刁蛮仙子在异界 第二十五章 难以想象

就在倾铃义愤填膺地表达自己观点之时,雪兰拉住她的手,打断道:“老爷爷,您采的这些草药,是不可能完全将彦家村村民们的毒清除的。”

听得雪兰还在跟村长讲些有的没有,倾铃表示很无奈,她心想,不会雪兰是打算先跟他开个学术研讨会吧!要是那样,那就囧了。还有什么好跟他屁话的嘛!唉,雪兰就是太善良了。

说来倒也怪了,雪兰一提草药之事,村长倒一下子跳起来,不再装睡。他先是打量了雪兰一眼,然后老泪纵横地问道:“姑娘,你可有解决之法?”看他的模样,似乎是要给雪兰跪下了。

雪兰赶紧走上前,示意村长不必哪些激动,然后说道:“老爷爷,如若你真心想解这毒,请您务必告诉我们,村民的毒是如何染上的。虽然您在石头上刻上了忏悔的文字,但我看得出来,那绝非出于您的本意,请您告诉我们事情的真相……”

这……

村长显然十分犹豫,他本来还想坚持石文上刻的就是事实,但是他见倾铃如此真诚,又不好意思再撒谎,不过,也没有讲出一切的勇气。

恰巧,天玺和布丁回到院子,听到房间里有声音,便驻足听了几句。

“天玺,雪兰不是让你拿着仙丹回去救村民了么?怎么她要对村长撒谎说村民的毒还没有解?”布丁表现得相当疑惑。

天玺白了它一眼,心想,这货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蠢了,难不成它的智商当真被倾铃拉低了么!于是,它伸出爪子拍了一下布丁的脑袋,不太耐烦地解释道:“很明显雪兰不相信彦家村村长是个坏人。”

“可是,这跟她撒谎有什么关系?”布丁天真的眨了两下眼睛。

“蠢货!”天玺已经忍无可忍了,“雪兰用仙丹救的村民,倾铃不知道有仙丹,所以。她们肯定还要再回彦家村,如果雪兰不逼村长说出实情,到时候她们回去,倾铃不就得惹事了么!”

“呃。这样啊……”布丁微微抬头,思索了好一阵,然后才“哦”了一声,总算明白过来这其中的关系。“那倾铃只剩下九粒仙丹了么?”它继续问道。

“没有,雪兰用的她自己的仙丹……”讲到这里的时候。天玺的声音渐渐低沉下来。

“咦?雪兰也有仙丹?”

天玺瞥了布丁一眼,心想,这件事情你分明知道的一清二楚,何必在这里装无知呢!但就算它知道布丁在装傻,它又能怎样?所以,它也只好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啊,事实上,当初雪兰离开天庭的时候,二郎神给她的仙丹一共有十二粒,她与倾铃。一人六粒。不过,雪兰担心倾铃安危,所以只给自己留了两粒。”

“哦,哦。”布丁稍稍打断了一下天玺的话。

“上次程二中毒,本来雪兰一定要拿出她自己的一粒的仙丹救程二,但被我阻止了,不过这一次,我是没有办法劝阻她了,所以,她终拿出了一粒仙丹救彦家村的村民……”

“哦。哦。”布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看着布丁的表现,天玺简直无法相信,它心想,真的假的。这货也装的太像了罢!它怎么可能不知道仙丹一共只有十粒,而雪兰救村民,是放的自己的血!并且眼下,村民们的毒只是被暂时控制住了,目前雪兰还在想根除的办法。

“呵。”天玺学着洛城的模样,冷笑了一声。翘着尾巴离开了。

布丁见天玺离开,赶紧跟了上去。

布丁它们离开的时候,村长内心还在纠结。毕竟这个秘密在他心中藏了二十年。大概有时候,秘密在内心深处待的时间久了,就会在心中的那个角落里生根发芽,当你企图将它揪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除非你能承受钻心的痛楚将它连根拨起,否则,它将陪着你——入土为安。

因而要让村长将埋藏在他心中的秘密说出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又有什么比得上彦家村一百二十六口人的性命重要呢?

……

……

那是十八年前的事情了。那一年的夏天

,似乎特别的炎热。通常太阳出来之后,地里干活的村民都会陆续回到家中。那时候的村长,刚四十出头,模样还很年轻,精神相当健硕。

那一天,太阳毒辣的午后,村长坐在村口的李树下乘凉。

没有一丝风。他不停地用蒲扇扇着身体,也许是天气太热了,扇子扇出来的风也是热的,丝毫没有丁点儿凉意。不过热归热,却丝毫没有影响到村长打瞌睡。然而忽然地,一股血腥味传入他的鼻子,他先是一惊,心想,哪里来如此大一股味道,于是他警觉地睁眼一看,恰好看到不远处走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相貌年轻,女子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而男子也不过二十岁上下。

男子受伤严重,肚子上的鲜血不停地往外冒,女子搀扶着他,步履艰难。

村长一见这阵势,赶紧迎上前去,好心说了一句:“姑娘,让我来帮你罢。”

哪知那女子不但不领情,反倒瞪了村长一眼,随即,趁着村长不注意,突然地将手里的剑架到村长脖子上,恶狠狠地说道:“老头儿,带我们去你家!准备一间房间,还有热水!”

女子这冷不丁的一个举动,差点吓得村长尿了裤子。虽然说当时的他也算是个有过见识的中老年了,但是彦家村向来和平,别说动刀动剑了,就是动根棍棍,都从来不曾有过。所以,这突然间的一把利剑架到他脖子上,他感到害怕也是正常之事。

“好……好……女……女……侠……”

当时村民们都躲在各自的屋子里乘凉,因而没有人发现这件事情。就这样,村长把女子和男子迎到了家中。

村长的老伴正坐在院子的阴凉处低头编草鞋,听到响动,她只当是村长回来,抱怨道:“孩子他爹,你干嘛去了?外面天气那么热,你也不怕热出病来!”

“他……他……娘……”村长战战兢兢地瞄了一眼女子,全身直打哆嗦。这个时候。他的世界一片寒凉。

“你怎么了,今天怎么说话结巴起来了?”村长的老伴还是没有抬头,她是觉得老头儿今天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所以只是好奇的问了一句。

“……”就在村长定了定神要张口的时候,女子突然抢了他的话,他不得不把半张开的嘴紧紧的闭上。

“喂,老太婆,如果不想这老头儿出事。就赶紧给我准备一间房,还有热水!”

“妈呀!”村长的老伴猛地一抬头,一见自己老伴儿被剑架着脖子,连忙吓得把手中的草鞋一扔,哆哆嗦嗦的说道:“女……女侠,我……马上去……马上去……别伤害他……”

然后的然后,女子就带着男子在村长家住了下来。女子似乎并不会医理,但她却执意要亲自为男子找药,煎药。那个时候的村长,虽然也不懂医术。但他看得出来,女子找回来的药,根本对男子的病没有什么好处。而且有时候好像还有负作用。

好几次,村长都忍不住主动提出找个郎中回来替男子瞧瞧病,但是女子却不允许,还警告他不要多事,只管照顾好他们的生活就好,否则,就让他们好看。无奈之下,村长和他老伴只好什么都不理会。村子里的其他人问起女子和男子的来历。他们也只说是远方的亲戚,来看望他们,走到半路遇到了劫匪,受了伤。在休养身体。

村长编的这个谎言,没有任何人怀疑。这倒不是因为他说谎的技术有多高超,而是彦家村的村民,都十分单纯善良。大家向来真诚以待,即便有谎言,那也一定是善意。所以。没有人会去计较。

男子的身体很是虚弱,村长一家心好,差不多隔几天就宰杀一只鸡炖汤给男子喝。但是女子却似乎并没有感恩的意思,倒是男子,常常向前去送饭的村长老伴儿说谢谢。

不知不觉,过去两个月。天气已由热转凉。男子的身体渐渐好起来,经过两个月的调养,终于能够下床走动。看到男子身体逐渐好转,女子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人也开朗了不少。

女子与男子之间,一直以师兄妹相称。在村长的记忆里,他们从来没有称呼过对方的名字。而且似乎女子对男子很热情,而男子却总是刻意回避。

如果又过去半个月,男子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

那一天早上,女子很开心,天不见亮就起来,见村长在院子里,她破天荒很礼貌地打了声招呼:“你起这么早?我要去给师兄买些东西回来,等他醒了,麻烦你告诉他我一会儿就回来。”

村长说,女子给他打招呼的时候,看得出来她心情特别的好。还别说,她这样友善地跟村长讲话,反倒让村长感觉到可怕,一种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那后来呢?真的发生不好的事情了吗?”倾铃听村长讲故事听得痴了,忍不住打断了一句。

村长叹了一口气,仿佛,回忆即将进入到让他痛苦的部分……

女子走后不久,约莫也就走到村口的样子,男子就起了床。他找到村长,再三说了感谢的话,同时将随身携带的一条玉石项链赠给村长,他告诉村长,这是他身上值钱的物品,他希望村长不要嫌弃,一定要收下,当作对村长一家对他照顾的回报。

一开始,村长不愿意收,但男子执意将这项链留给了村长。再三谢过村长之后,拿着他的剑离开了彦家村,只告诉村长,如果他的师妹回来,就告诉她不要再找他,回到她应该回的地方去。

“我去,那他师妹回来还不得发疯?”倾铃又忍不住插了一句。(未完待续。)

四川检查男科的费用
广州看男科要多少钱
云南哪几个医院治癫痫病好
上海哪家医院治疗精囊炎
邢台前列腺炎的权威治疗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