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一汽东风被传互换帅一汽挑战被指远大于东风

2018-11-30 19:48:51

一汽东风被传互换帅:一汽挑战被指远大于东风

看似稳定的巨舰下,人心惶惶。接下来的核心问题,是两家车企内部秩序重构。徐平和一汽,竺延风和东风都没有工作交集,可以完全脱离原有的工作、人情络,限度地减少对一汽、东风全面治理的阻碍。作为对一汽东风换帅传闻的回应,5月4日晚,东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风汽车)发布公告称,“就上述报道的真实性向相关关联方进行书面核实”。目前,东风汽车已申请股票自5月5日起停牌,待上述事项核实并刊登公告后复牌。

===本文导读===  一汽东风被传互换帅:一汽挑战被指远大于东风

一汽用了不到十年从老大变老幺:腐败窝案触目惊心  东风汽车5日起停牌 一汽东风两大央企或同时换帅  东风汽车通报巡视整改:5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看似稳定的巨舰下,人心惶惶。接下来的核心问题,是两家车企内部秩序重构。徐平和一汽,竺延风和东风都没有工作交集,可以完全脱离原有的工作、人情络,限度地减少对一汽、东风全面治理的阻碍。  作为对一汽东风换帅传闻的回应,5月4日晚,东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风汽车)发布公告称,“就上述报道的真实性向相关关联方进行书面核实”。目前,东风汽车已申请股票自5月5日起停牌,待上述事项核实并刊登公告后复牌。  5月1日,劳动节假期天,来自《汽车商业评论》的一则“东风、一汽同时换帅”消息在汽车朋友圈中刷了屏,该消息称:东风汽车董事长徐平将出任一汽董事长,前一汽董事长竺延风则出任东风董事长。  随后一份“中组部关于几大央企的人事任命”消息在上流出,其中包括徐平任一汽董事长、竺延风任东风董事长。据经济观察报道称,目前中组部官方站并未公布以上“人事任命”,但有相关知情人士表示“该消息确为真实”。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也向确认了该消息的真实性,不过东风和一汽集团的相关部门均向表示,“对上述任命并不清楚,至少目前还没接到正式文件”。  资本市场已闻风而动,对东风和一汽调整后的前景做出乐观预判。5月4日,东风集团、一汽旗下A股上市子公司东风汽车、一汽轿车分别在早盘收盘时涨停和上涨7.53%。  东风和一汽是中国早建立的两家汽车公司,目前的规模在国内汽车集团中排第二和第三。此时,两家集团历史上的、持续十个月的反腐整治进入尾声,数十名高管被带走和数百名员工受处分。  反腐风暴有没有结束很难界定,不过东风内部人士称:“巡视组巡视可以说告一段落了。但终目的是要形成长效机制,体制上切断寻租链条,所以反腐不会结束。”  目前,东风和一汽内部人心不稳,子公司中高层不断有人离开。4月底,东风雷诺、东风裕隆和郑州日产三家东风的子公司,都有负责市场和销售的高管递交离职申请。主管部门很清楚,反腐并非目的,强势清扫原有利益链条后,接下来核心的问题是,如何构建新秩序,形成良性机制。  以清理广告供应商收尾  汽车行业反腐从去年7月下旬、中央第十三巡视组进驻一汽集团拉开序幕,巡视时间为7月30日-8月29日。三个月后,中央第十三巡视组转战东风。  巡视组从一汽带走包括原副总经理安德武在内的多名高管,通报的人数达到50人。,中纪委打到“大老虎”,今年3月,从北京的酒店带走参加全国两会、还未来得及返回长春的原一汽董事长徐建一。  东风也有多名高管落马,包括原党委副书记范仲、总经理助理任勇、东风乘用车副总经理柳玉春等。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站4月30日发布的通报,基于党纪政纪处分62人,组织处理260人,约谈494人。  目前,多名高管落马比较普遍性的问题是,营销费用的使用过程中出现大量权力寻租。汽车企业每年的营销预算很惊人,比如东风日产一年营销费用就过百亿元;巡视组撤出东风后才事发的东风乘用车总经理柳玉春,也因广告供应商招投标违规被牵出。  巡视组反腐聚焦在汽车公司与广告供应商之间的业务往来中。去年11月,一汽的利润奶牛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内部下发文件,即日起取消北京海辰恒业传媒广告公司等19家广告、公关类公司的一汽-大众供应商资格,停止一切尚未启动的业务。  巡视组在东风杀了个回马枪,也因“东风下属公司广宣投放问题很多”。东风公司随即在广告管理方面制定了专项治理方案,以总经理为组长、纪委书记和党委副书记为副组长,对广告业务进行治理。  据4月30日的通报,首批24家公告供应商被列入公司不诚信供应商名单,规定东风公司各单位日后不允许录用。  东风公司针对广告业务出台管理制度:一是制定公司总部的广告业务监督管理制度;二是制定适用于全公司的业务制度体系;三是各分子公司依据公司制度制订本单位的业务制度和工作流程。  要职轮换或成重要措施  在这一轮央企反腐过程中发现规律性的问题是,高管在权力职位任职越长,腐败的可能性越大。东风在整改后,公司内部开始形成重点领域、重点岗位、重点人员的轮换机制,要求“领导班子成员分管工作满两个任期(6年)的,必须进行分管工作调整。”  目前东风已经完成了部分调整:在同一岗位任职累计满6年或同一单位任职时间较长的党政正职、人力资源、财务、审计、采购、销售和纪检监察等重要管理岗位的41位高管人员进行有计划的岗位交流,现已交流11人,占27%(其中:同一岗位任职累积满十年以上16人,已交流6人,占38%).  党政要职轮换机制可能成为国企改革的一项重要措施。作为东风集团一把手的徐平,级别、企业规模对等的轮换岗位只有一汽集团,而一汽集团能与其对换的董事长徐建一,已经落马。合适的人选,就是现任吉林省党委副书记,徐建一的前任、原一汽集团董事长竺延风。  2007年进入政界前,竺延风在一汽工作了24年,从车间技术员干到了董事长。即使时隔8年后重回汽车行业,现年54岁的竺延风,仍然是汽车央企、国企中年轻的少壮派。  竺延风在汽车业中的形象是:对中国汽车发展有自己的判断,敢于提出观点。央企改革中需要不喊口号、观点敏锐的建设者;徐平个性沉着稳健,在治理东风的五年期间,完成了东风发展大方向的梳理。徐平和竺延风某种意义上可以互补东风和一汽目前的短板。  “大批管理者落马和处分,一汽和东风内部触动很大,内部原有的一套运行规则被洗牌,很多高管选择离开,留下来的也很迷茫,不知道怎么做事情。”接近东风的知情人士称。  看似稳定的巨舰下,人心惶惶,“一汽现在状态很不好,气氛很沉闷。”一汽集团内部人士说。接下来的核心问题,是两家车企内部秩序重构。徐平和一汽,竺延风和东风都没有工作交集,可以完全脱离原有的工作、人情络,限度地减少对一汽、东风全面治理的阻碍。  东风已经开始推动新秩序建立。4月19日上海车展开幕前,东风公司首次公开发布《商业道德公约》,约束和规范东风公司及关联企业、商业伙伴的行为,建设更加规范、诚信、公平、透明的商业生态圈。  一汽挑战远大于东风  徐平用五年时间,为东风解决了三件事情:一是在接任后第二年提出的“大自主、大协同”发展思路,尝试整合东风旗下自主品牌力量、资源都很分散的问题;二是联盟PSA,中国汽车央企实现走出去步;三是引进来,商用车和沃尔沃合资。  自主品牌缺少技术积累的东风汽车,在协同战略整合资源和PSA的支援下,开始获得稳定的新产品供应,技术积累也找到了“输血”源头PSA。东风去年的销量达到380万辆,在国内车企集团排名中位列第二。  徐平的思路很简单:技术方面,整合集团内部能用的资源,但核心是尽可能引入合资公司的技术;协同是大概念,不只是自主之间,能与旗下合资公司协同更重要,包括市场协同;抓紧合资公司这根稻草,同时推进借船出海,中国汽车走出去。  与东风清晰的路线相对应的是,一汽发展相对混乱。事实上,大自主概念早由一汽提出,但拥有多乘用车自主品牌数量、投入也的一汽,发展饱受外界质疑。  一汽拥有夏利、奔腾、欧朗、红旗四个自主品牌,2008年上任不久的一汽徐建一启动“红旗复兴计划”,要“不顾一切干自主”,但上百亿的投入并没有带来预想的效果,一汽自主逐渐沦落。  徐建一过于激进带来的后果,反而印证了前任竺延风提出“自主品牌要耐住寂寞二十年”的理论更为理性。但错过了7年发展机遇期后,国内其他车企集团自主品牌发展势头已经远在一汽之上。长安、上汽、东风、北汽、广汽路线都很清晰。  去年,一汽的奔腾、夏利主要战略车型都出现大幅度下滑,其中追赶自主“品牌往上走”浪潮的奔腾B90,销量仅为3951辆,同比下滑47.15%;夏利全年也大幅度下滑同比下滑44.79%;欧朗、红旗销量更为惨淡。  一汽自主品牌的问题在于:看似各个品牌定位很明确,切入了各个细分市场,但以一汽自主的实力,很难在多个品牌上全面开花,现实效果是资源过于分散,导致都做不好;没有找到稳定的、能帮助自主实现跳跃发展的技术和新产品来源,这和五年前东风集团的状况很类似。  一汽的另一个任务是,推进整体上市。一汽整体上市已经策划多年,但一直没有成功,障碍之一是一汽集团管理层没有调整到位,高管更换后,也许是一汽集团管理层调整的窗口期。(21世纪经济报道)????

一汽用了不到十年从老大变老幺:腐败窝案触目惊心  腐败让一汽集团很受伤  汽车企业陆续公布了2014年业绩。国有车企“四大天王”,上海汽车集团销售558.37万辆,;东风汽车销售380.25万辆,排名第二;一汽集团销售308.61万辆,排名第三;长安汽车销售254.78万辆,排名第四。一汽集团陆续沦陷,成为老三。过完年后则是老三的地位都没保住,从今年1月开始,长安汽车集团销量超越一汽集团,成为第三,一汽集团则沦为第四;2月份长安汽业集团继续扩大和巩固了这种优势。  一汽集团前身为汽车制造厂,成立于1953年7月,有“共和国长子”之称。经过六七十年的发展,已经拥有全资子公司30家,控股子公司17家,在国内拥有一汽轿车、一汽夏利、一汽富维、启明信息四家上市企业,形成了包括乘用车,卡车,客车在内的全系列车型产品架构,拥有解放、红旗、奔腾、夏利等自主品牌和一汽大众、一汽丰田、一汽通用等合资品牌,生产和销售络遍布全国。  从老大到老幺,一汽集团加速滑落用了不到十年光阴。这让一汽集团颜面黯然无光。表面看起来,从反腐开始,一汽集团加速滑落。其实,一汽集团业绩不断下滑的根源正是这种腐败窝案所致。  触目惊心的腐败窝案  2011年6月审计署成立一汽集团项目审计组,开始刮起了针对一汽集团的“审计风暴”。本来此举是希望在一汽集团整体上市之前来一次彻底、全面的摸底调查。但一汽集团的腐败窝案由此被陆续揭开冰山一角。  2012年6月1日审计结果公布,结果指出一汽集团在会计核算、财务管理、重大经济决策事项、工程项目建设管理、内部管理等方面存在14个问题。随着审计结果的公布,一汽集团陆续有多名高管被查或判刑。6月,时任一汽-大众销售副总经理静国松被吉林省纪委带走调查,据称涉案金额可能达两到三亿。2013年春,时任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原总经理、一汽集团原副总经济师周勇江被带走调查;2014年9月被吉林人民法院二审裁定受贿罪名成立,获刑15年。  但这只是一汽集团反腐的前奏,麻烦接踵而至。2014年10月29日,中央第十三巡视小组向一汽集团反馈专项巡视情况,组长朱保成称,一汽集团“党风廉政建设落实不到位,执行‘三重一大’制度不力,顶风违纪问题时有发生,对2011年巡视发现的问题整改不力,汽车销售、资源配置领域腐败问题多发”。这一年8月,又有多名一汽集团高管由于腐败问题应声落马。据中纪委监察部站通报,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兼销售公司总经理李武因涉嫌严重违法被吉林省检察机关立案调查;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原奥迪销售事业部原副总经理周纯因涉嫌严重违法问题被吉林省检察机关立案审查;汽车集团原副总经理安德武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把一汽集团3年反腐调查推向高潮的是一汽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徐建一的被调查。今年3月15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闭幕8小时后,中纪委站发布消息,徐建一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他是中国汽车行业涉嫌贪腐别的官员,官至副部级。徐建一是在一汽大院土生土长,其父给其取名建一,就是希望其将来为建设一汽集团添砖加瓦,但徐建一却成为一汽集团官阶的“硕鼠”。徐建一于1972年考入吉林工业大车系,1975年毕业后进入一汽集团。2008年成为一汽集团掌舵者,上任后主要目标是带领一汽集团发展自主品牌和实现整体上市。  但徐建一任上两个目标都没有出现改观。其接手一汽集团时,在国内汽车排名第二,现如今已滑落到第四。如此多名高管被查,在四大国有汽车企业中是绝无仅有的。尽管一汽集团反腐行动以徐建一被调查暂时告一段落,但很难断言针对一汽集团的反腐行动已画上句号,不会再有其他人涉及。  腐败严重影响经营  一汽集团被查的都身居要职,特别是营销和市场推广的关键岗位。这客观上对一汽集团的正常经营造成巨大冲击。当然,腐败本身是一汽集团肌体上的一颗毒瘤,吞噬其健康。有人称徐建一掌舵后,是“躺在钞票上睡大觉,不思进取”,导致一汽集团先后被追赶者超越。2007年一汽集团被上汽集团赶超,沦为老二;2009年7月,一汽集团被东风汽车赶超,沦为老三;今年开年长安汽车销量首次超越一汽集团,至此,一汽集团彻底沦陷,在四大国有汽车集团中排名垫底。  这种腐败让一汽集团经营活动很受伤,红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1981年由于耗油量大,成本高,产量低,红旗轿车被迫停产。2008年徐建一上任伊始,力图把红旗品牌打造成中国自主品牌高端轿车的标杆,并为此投入巨额研发费用。据悉,从2008年到2012年,一汽集团累计投入研发费用223.4亿元,其中相当大的比例用于红旗品牌的研发。机遇对红旗来说,其实十分利好。2012年中央出台公车采购相关规定,提出优先自主品牌汽车,当时一汽红旗被广泛看好,但一汽集团终没能抓住这一历史性机遇。现在随着徐建一的落马,由于红旗H7是其一手推动的重点项目,为避嫌,一汽集团不得不对其采取低调应对态度,不为新上市的红旗H71.8T做任何活动,这在国内汽车行业十分罕见。  在2012年和2013年年报中,一汽轿车都把“红旗”品牌作为重点培育和推广的自主品牌来建设,但成绩极不理想。据财报显示,2013年,一汽轿车销售了2984辆红旗系列轿车;2014年,红旗销量为2721辆,同比下降8.8%。作为一汽集团自主品牌旗帜的红旗轿车,面向大众的车型红旗H7,在2014年仅销售2708辆。从这些惨淡数字上可以看出,红旗系列复兴计划算不上成功。  腐败影响整体上市  目前一汽集团旗下有四家控股上市企业,分别为★ST夏利、一汽轿车、启明信息和一汽富维。但他们的业绩都差强人意。  据财报,一汽夏利2014年实现营收32.3亿元,亏损16.5亿元,成为“亏损大王”。  一汽轿车业绩同样不理想。财报显示,2014年其整车销售29.33万辆,同比增长18.04%;实现营业收入338.57亿元,同比增长14.09%;净利润反而同比减少83.99%,仅为1.37亿元。  据年报,启明信息2014年实现营业收入13.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5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68.8万元,同比增长1%。不过,启明信息2014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为-709.1万元,同比下滑9.21%。凭借政府补助,启明信息连续两年净利润才得以“变绿为红”。自2011年起,启明信息一年不如一年,营业利润连续4年下滑。2013年启明信息的营业利润亏损1744.79万元,2014年虽然亏损面收窄,依旧亏了1438.59万元。  据一汽富维年报,2014年公司实现营收112.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9.01%。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增长50.86%。是一汽集团旗下四家上市企业中业绩为喜人的,但这些业绩都是过度依赖一汽集团系企业获取。一汽富维客户主要是一汽集团及其下属企业,财报显示,其2014年94.83%的总营收来自一汽集团旗下的关联企业。  一汽集团是四大国有汽车集团中没有实现整体上市的。推动一汽集团整体上市,是其既定战略,已经在有条不紊地进行。2011年5月,国资委批复了一汽集团整体上市方案,将旗下整车及关键零部件业务及资产、人员全部投入一汽股份,成为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的平台。6月,一汽股份公司成立,迈出了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的重要一步。2012年4月,一汽股份完成了对天津夏利的收购。  如果一汽集团通过整体上市,成功解决其旗下企业同业竞争的问题,整体上市后大家都在一个平台上,内部资源可以更有效利用,形成协同效应,有利于增强竞争力,提升公司业绩。同时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能够提高员工积极性,激发创造力。  但这3年来,一汽集团整体上市“只闻雷声响,不见雨下来”,已经一只脚踏进了资本市场的门槛,但另一只脚却是迟迟跟不上来。究其原因,或许有两点:一是一汽集团家大业大,关系盘根错节,错综复杂,协调各方利益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二是已经显山露水的腐败问题导致其整体上市计划搁浅。现在徐建一被查,从短期来看,或对一汽造成巨大冲击,但亦有人认为,这为一汽集团整体上市扫清了障碍。  如果一汽集团整体上市成功,或许中国有望再出现一个“南北车”。因为一汽集团的数据十分亮丽,其“净资产为1531.60亿元,营业总收入为4879.48亿元,利润总额为593.07亿元”。这和国内市值的上市车企上汽集团相比并不逊色,在净资产和利润总额两个重要指标上一汽甚至略胜一筹。(法治周末)

东风汽车5日起停牌 一汽东风两大央企或同时换帅 东风汽车5月4日晚间公告,多家络媒体刊登《东风一汽酝酿合并概念股大涨》的报道,报道称,就在“五一”小长假的天,汽车圈内传出一则重磅消息,“现任吉林省委副书记、一汽集团前任董事长竺延风将接替徐平出任东风汽车董事长,而东风汽车公司董事长徐平则将前往长春,任职一汽集团董事长。”  对此,东风汽车表示,正在就上述报道的真实性向相关关联方进行书面核实,公司股票自5月5日起停牌,待上述事项核实并刊登公告后复牌。值得一提的是,东风汽车、东风科技股价今天双双涨停。  其实,“五一”假日期间,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中国建筑总公司、一汽、东风等六大央企即将换帅的消息就已开始流传。  5月4日,“三桶油”一把手果然同时调整,与此前传闻版本也完全一致。一汽、东风上述换帅消息也进入日程表。当日,一汽轿车股价也以涨停报收。  据媒体报道,一汽集团自徐建一被带走调查后,销售下滑。4月20日,在第十六届上海国际车展举办上,一名一汽集团高管对中汽协有关人士说,“我们现在是困难的时期,希望协会多多支持。”《汽车商业评论》亦分析,在此人心惶惶之际,相关部门确实需要尽快采取措施,稳定两家企业人心。  1961年出生的竺延风是浙江奉化人,他与汽车业渊源深厚,1983年从浙江大学化工系化工自动化及仪表专业毕之后,就进入一汽,从热电厂仪表车间技术员开始,历任一汽进出口公司经理、一汽副总经理等职。1999年底竺延风出任一汽集团董事长,直到2007年底,他才离开一汽,赴任吉林省委常委、副省长。  《汽车商业评论》披露,竺延风对汽车业相当热爱,2007年离开一汽前,曾独自驾驶一辆外界无人知晓的红旗轿车,从一汽的5号门出发,向外开到宽屏大桥,然后再折返回来。他正式去吉林省政府上任之时,坐的也是这辆红旗。  与竺延风的备受关注不同,徐平相对低调很多,几乎从来不接受采访,外界普遍用“沉稳”来形容他。  徐平为安徽巢湖人,比竺延风年长4岁,但经历非常相似。  1957年出生的徐平,1982年自合肥工业大学电气工程系发电及电力系统专业毕业后进入东风(时称二汽),成为热电厂技术科科员。此后徐平历任热电厂副厂长、东风工会主席、副总经理等职,2010年徐平出任东风董事长。  徐平主政东风汽车后,主导“大自主”战略,整合各合资公司资源,提出“和”文化;促成东风沃尔沃合资,入股PSA,为自主品牌输血。

东风汽车通报巡视整改:5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中央纪委监察部站30日公布了中共东风汽车公司委员会关于专项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东风汽车通报称,东风公司原党委副书记范仲、原总经理助理任勇等5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处。  根据中央统一部署,2014年11月27日至12月27日,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对东风汽车公司进行了巡视。2015年2月4日,中央巡视组向东风公司反馈了意见。针对中央巡视组提出的问题,东风公司制定了6个方面47条具体整改措施。  中央巡视组指出,东风存在领导干部及亲属经商办企业、“靠山吃山”问题。对此,东风组织全公司领导干部申报本人及亲属经商办企业情况。公司所有领导干部全部按要求填写了报表,28人存在亲属在其管辖范围内经商办企业的情况。公司对上报的情况认真进行甄别、审核, 并及时向中央巡视组汇报情况。对1名未如实申报的领导干部给予免职,并立案调查。  通报称,2015年月,公司出国(境)费用同比减少29.1%。对于公款出国(境)旅游问题,整改期间,给予1人政纪处分,对27人进行了组织处理。对问题突出的东风本田的分管领导进行了追究,给予其党内警告处分。对11批参加德国汉诺威车展违规问题进行了严肃处理,分别给予批准者、组织者党内警告处分和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对6名参与的相关领导干部进行了组织处理,责令有关人员退赔相关费用。  关于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截止3月31日,公司各级单位开展自查自纠审核发票48万多张,发现问题792个,处理问题681个,给予党纪政纪处分62人,组织处理260人,约谈494人。  根据中央巡视组提供的线索,在中央巡视组的直接指导和帮助下,先后在违规发放物资、公款内部吃请、公款旅游、 违规出国(境)、公车私用、公款购买发放赠送购物卡等方面查处了一批典型案件。巡视整改期间,继续加大查处力度,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9个,给予 9人党纪政纪处分。对有关人员进行了组织处理。(中国)

绿化护栏厂家
铝方通厂家
中医养生馆加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