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三门峡信息港 > 科技

记忆也是一种祭奠

发布时间:2019-05-17 13:04:38

记忆也是一种祭奠

人生本来就有很多事是徒劳无功的。就像青春,虽然徒劳,却在人的心里住得久,挥之不去,怀念那段青涩年华,怀念它的

没事的时候刷刷,不经意地看见了曼都发型孙总在上转发了桐城老家一连串的家乡话,不知道不觉地跟着来了几句,跟着跟着我怎么就突然想起了我过世了的父亲,心里不免掠过一些期许,无情的岁月让我悲情涌上了心头,离开家乡的我日子过得安好,可现在的我只能在上以说说的方式来祭奠,重拾二十多年属于你我的日子,多想再从头来过,多想再听你几句唠叨,多想在你住院期间再服侍你那怕只有一次,多想再跟着你学做一些对人世间有意义的事情。

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人家之间还没有现在的村村通水泥道路,每逢春节过后,长江以南纷至沓来的细雨下得令人有些惆怅,春节过后道路的泥泞木屐是的交通工具了,另一种就是年轻人用的高翘,一手着的两根树杆离地1尺处按上塌板,好斗者偶尔还会在坑洼路的中央相互之间掴上几下,以把对方打下掉入泥中为乐。

串户走访谈心是情感的交流,更是一年相互生计的谋划,对农村人来说,犁田播种、育苗栽树可是的时节。种树对当下的人来说叫绿化,一年四季都可以栽培,东南西北树种也都可能存活于不同的地方了,可在我父亲的眼里面,栽树只在春天,而且只能算是让栽的树木成材或许到秋天还能收点果实,夏天一家人还能在树下纳个凉,晚上还可以放个凉床,利用树的枝干搭上蚊账在夜暮中休息,好不自在,等到几年以后长得大一点的树木砍伐放入水中浸泡一个四季,凉干后做成家具,好一点的可以当成盖房屋的横梁。

在南方,柳树的育苗是简单易行的,皮内质里存在大量生根素,先将大点树上长得稍微直点的树枝砍下放入塘前屋后的烂泥土中插上,过10天半个月,等泥中树干部分长出根须、树的枝头出现苞蕾时再进行移栽。如果有一天早饭过后,父亲拿上铁锹准备在前后河边空地转悠时,肯定这时会去栽树,不用叫我,我会不自主地跟随父亲打凼,栽的时候扶正树干,父亲边将刚刚挖出的松土再次回填,小小的我跟在父亲后面,扶着新栽树的周围转悠,等到我一双新布鞋底上沾上厚厚的泥土,回填土基本上就算踩实了,浇水定根,这才是真正一棵新树落地的终结。

要知道,事后那可有着不小收获的,这也是小小的我经常参加此项活动的一个总结吧!适时会得到春节时候所做的芝麻糖、花生糖或许还有饼干什么的,等等,那是多么令人惬意的事情啊!味道之香甜,心情之美溢于言表。现在每次回家,当年父亲所栽的树木多已不在,只剩下几棵石榴和柿子树依然按季节开花结果,可家乡老人们常说的一句彦语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无时不让我想起过世的父亲,作为现在的我还能给后代留下什么?

龙门吊厂家
吹膜机
北京车牌转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