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三门峡信息港 > 美食

逆天九诀 第394章 祥龙大世界怎么了?

发布时间:2020-01-07 14:26:29

逆天九诀 第394章 祥龙大世界怎么了?

主战船里,望着鹰子那还略显苍白的脸,金阳关切的询问道:“恢复得怎么样了?到了翔龙大世界后,能不能担负起自己的份内职责?真要开展了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这空中力量的总指挥,到时候身体抗不住,可是要吃大亏的。”

微微一笑,鹰子点头说道:“问题不大,也就是一阵急火攻心。时间长了,自然也就缓过来了。不用担心我,你忙你的去。整个部队都是你全权负责,你身上的担子可比我重多了。”

轻轻拍着鹰子肩膀,金阳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哥哥尽可能往开了想。这都是命,谁都不能和命争。当年我和甄莹的父母的命运,比老鹰王还要悲惨了不知多少倍,我和甄莹不还是照样挺过来了。疼,谁都不能避免,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既不能刻意回避,但也不能永远将这疼痛装在心里。要学会释放,学会转移。将这莫大的痛苦,和刻骨铭心的仇恨转嫁到敌人身上,转化成刻骨仇恨。抓到敌人,让他们加倍偿还!”

点了点头,鹰子表示明白了。

金阳又问起了鹰子,你怎么会知道老鹰王的遭遇,难道你有特异功能,还是你们父子之间有什么与众不同的,特殊的沟通方式?

轻叹了口气,缓缓地摇了摇头后,鹰子说道:“特异功能我没有,有这功能的也只能是你,我们都没这拥有特异功能的福分。和父王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沟通,联系方式。不瞒你说,到现在,我的神识修炼上的进境还相当的不尽如人意。”

“这可能就是旺子说的,我们毕竟是禽兽,我们的大脑天生就没有你们人类发达。所以,尽管我和旺子对这个神识修炼**很拼,下了很大功夫刻苦习练。但是收效不大,远远没有我们习练别的功法那样的进境神速。”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告诉你一句话,我没有你那样的神奇,并不能用神识和父王沟通。之所以能感知到父王的遭遇,一定是因为父子情深而感动了上苍。

于是上苍报警,让我,让我们知道了父王的惨死,翔龙大世界出了大变故的事情。我只能想到这么多,别的既想不出来,也不能合理的解释着一切。

低着头想了一会,金阳也没理不出一点头绪。无奈的摇头苦笑了一下后,缓缓说道:“算了,想不明白就不想了。这也许真的没有一点合理的解释,能勉强说上合理的。就是你们父子情深,老人家临走时,因为割舍不下你,才特意的给你显了灵。”

无边无沿的战船,浩浩荡荡的大部队。就这样顺风顺水,一路上畅通无阻的逼近了翔龙大世界。之所以顺风顺水,一路上畅通无阻。

并不是这一路上治安状况好极了,这么遥远的一大段路程。没有一股星匪路霸,没有一波打家劫舍的恶人们出没。实际上,这段路途并不安全,星匪路霸,打家劫舍的恶人强盗有的是,多的数不胜数。

但是,这些星匪路霸,打家劫舍的恶人强盗们不傻。还没傻到那他们这些鸡蛋,去碰那无边无沿,铺天盖地的正规军的战船。于是,这些铺天盖地,无边无沿的正规军门,才一路上顺风顺水,畅通无阻的直接开到了翔龙大世界的前沿。

虽然相对显得年轻,但宋天水和小惊涛这两位正负先锋官。做事却相当的稳妥,处事谨慎,绝不轻易犯险。先一步到达的一百万先锋部队,并没有轻易犯险。

而是将部队稳稳地停在了翔龙大世界外围,在他的卫星基地上驻扎,等候着大部队的到来。赞许的看着面前的两位先锋管,金阳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嗯,这两位先锋官不错,并没有犯只身冒进,轻易犯险的错误。

虽然他们的做派,和以往自己和徐峰做先锋官时候不太一样。但是,个人有个人的打法,只身冒进看起来挺威风,什么事情都走在大部队前面,是个先锋部队的样子。但是,此一时,彼一时也。现在什么时候?敌暗我明,错综复杂。

剪不断,理还乱的纷乱局势里。这两个小家伙做得很好,总不能还没搞明白现在这翔龙大世界里面,到底怎么个情况?就贸然进兵。进去了容易,想出来就难上加难了。万一这敌人们已经挖好了陷阱,就等你们跳进来怎么办?

真的一招不慎,跳进了敌人挖好的陷阱里,这可怎么救?不是救不救你的问题,是现在这翔龙大世界还神秘的很。你能知道,能判断出留在翔龙大世界的己方部队,战况到底如何?

是已经全军覆没,还是仍有大量的残部,在依旧和敌人输死较量,苦苦的等待着援兵的到来。真阳那样的话,你这先锋部队贸然进兵,只身犯险而着了敌人的道,掉进了敌人实现挖好的陷阱里。

我们怎么办?我们大部队怎么办?是不管不顾的救援你们,还是救援那些依旧有可能生存下来的,被敌人们围困的凄惨无比的残部们?

所以,这对心中有数的先锋官做得很好,很得金阳赏识。面含微笑的表扬了他们几句后,面容一整面向他们,面向整个大军下达了军令――进攻,全体将士们集结成一个整体的,大大的阵型,一起冲进去。

部队不要分散,免得落了单后,遭了敌人的道。没办法,现在的翔龙大世界,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自己的根据地。错综复杂,敌我态势极不明朗情况下,小心驶得万年船吧!

大部队小心谨慎的一路前行,沿途并没有阻碍。直到大队人马已经走进了这个大世界的中心地带,还是连一个敌人的踪迹都没发现。怎么了,怎么个情况?怎么这个大世界平静的这么反常?难道这就是大风浪来临前的平静?

金阳想象不出来,指挥机关里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诸葛先生和丽萍公主二位正负军师,也是满头雾水,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这绝不是好的预兆,告诉将士们打起十二分精神高度戒备,不能放过哪怕是一点点的,不正常的地方。

但是,就是这么奇怪,就是这么奇怪的正常,彰显的不正常的正常。

以前说过,这个大世界很大,比地球大上千百个。虽然这个大世界很大,但是,熟悉的也就那么几个大城市,和一些相对重要的,重点防御地域。

既来之则安之,经过金阳,徐峰和正负军师的集体讨论之后。这大部队就驻扎在了西昌,这个大世界的首都里。别的地方不太熟悉,这里毕竟是大家都呆过的地方。相对的,比别的地方要熟悉和了解的更多。

金阳,徐峰等人,虽然在这里住过了一段时间。但是,和曾经在这里生活了上千年的丽萍公主相比,那真是小小一兵和将军之间的差距。奇怪,这个西昌城虽然被毁坏的支离破碎,残垣断壁随处可见之外,依旧见不到一个敌兵的身影。

不仅见不到一个敌兵的身影,就连以前那熙熙攘攘,无数人头攒动的情形也消失不见。整个城市没有一个人影,没有一点生命迹象。哪怕是家养的小宠物们,也全都集体失去了踪影。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这整个城市,这整个大世界都惨遭涂炭,所有的生灵全部都遭了敌人的毒手,没有一个幸存者?怎,怎,怎么了?这里到底怎么了?敌人究竟对这里做了什么,难道敌人真的痛下杀手,连普通百姓都不放过,而全部杀害?

尽管金阳在内的所有人等,脑子里都嗡嗡的大了一号。但是,既然来到了这里,该做的还是要做下去。不能就这么傻乎乎的,毫无作为的这么糊涂下去。

旺子来到了金阳身边,领受了探查任务后,立即将手下大量的细作部队派了出去。

还是老规矩,大部队并没有开进城里。这贸然的开进城里,万一被埋伏在暗处的敌人突然冲出。在外围给你包一个大大的饺子,你也是一点办法没有的干没辙。

大部队远远地在西昌城外围,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包围圈般的,将西昌城牢牢的保护了起来。带领着手下的中高级将领,以及亲兵卫队们。

一行千余人缓缓的,小心谨慎的走进了西昌城,走进了当年大家在这里热闹嬉戏,比武较量,同饮美酒不醉不归的,降龙大帝陈重的皇宫。睹物思人,那个仁慈宽厚的,没有一点大帝的威严,更像邻家大哥哥一般的翔龙大帝哪里去了?

难道就因为我们探亲的这几年,一个照应不周,他老人家也和别人一样的,遭到了敌人的毒手?

按理说不能呀,这种可能性应该不大。翔龙大帝的功法,虽然不是顶尖级别的大能者。但是也绝不是谁想捏弄就捏弄的小瘪三,功法不低的翔龙大帝能出现什么情况?能这样一动不动的任敌人施为,任他们杀戮?

北京肛肠医院咨询电话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具体地址
贵州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辽宁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河南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