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三门峡信息港 > 美食

无上鼎炉 第二章 血祭墨塔

发布时间:2020-01-08 02:54:43

无上鼎炉 第二章 血祭墨塔

“带小姐下去睡会”

看着少女眼眉微闭,绝美的容颜上带着晶莹的泪珠,却是从紧闭的眉隙间滑出,落到银牙紧咬红唇上,形成两行心酸的苦涩,看得墨尘更是如绞心之痛,闭上双眼,让周围的女弟子将雨漫辞送出殿去,他不想让她看到自己化成干尸枯骨的样子,免得再加伤痛。

微闭又目,墨尘平静下情绪,再次睁开眼时,墨尘眼中又恢复了清明之色,只是现在更多出了一份决然,向殿中的众人恭手一礼,众人出是纷纷回礼,除了一些女弟子,被刚才墨尘对雨漫辞话白一幕,感动得低声泪泣之外,殿中众人都是停止了议论,注视着墨尘走上台阶,向着无名黑塔行去,大殿中只有那脚步的回声。

停步立身于黑塔之前,少年白衣束发,挺拔秀弱的身躯似是一把涚火的婴枪,孤傲的站立在宽大的黑塔前,殿外袭来一阵寒风,使得他白衣浮起一阵猎动作响。

面对比他高大数倍,似要吸干一切的无名恐怖黑塔,此时的众人,感dǐngdiǎn觉少年,似也有一股无名的气势,或者説,是这一种发自少年内心的傲气。

“如果你想后悔,老夫还可以给你最后一次悔过的机会”

见墨尘行至黑塔之下,大老长淡淡的声音带着一丝不舍,平时对人古井无波的脸上也是浮现了犹豫,虽然他知道墨尘不会答应他这个后悔的机会,但是他还是想给这个少年一次机会,因为这一刻他对这个身为鼎炉的少年很是欣赏,当然他还有一丝隐隐的担心,那就是如果黑尘血祭了黑塔,这黑塔还是无法打开,那他雨丹城可就亏大了。

面对大长老的劝阻,墨尘只是淡淡的看着面前深沉混厚的无名黑塔,此时的墨尘,感觉到黑塔似有一种气势,让靠近它的人不自觉,就感觉到自己面对黑塔时身躯与灵魂无尽的渺小,黑塔就犹如一片无尽浩瀚的星空,而站在他面前的人,只是这无尽星空之中一缕微不足道的随风浮萍,让人心中对墨塔产生一种无尽的卑微感,而这种卑微感一但产生,就再也驱之不去。

墨尘心中暗怒,自己都要被这黑塔吸干了,它还拿气势吓我,哼!反正我都是要死,管你这墨塔有多强大,我墨尘在气势上都不能怕了你。

心中这么一想,墨尘体内元气也是迅速激荡,一层淡淡的白色元气光罩环绕身躯,笔直的挺立在黑塔之前,心中坚定明朗。此时的他只感觉,面对这恐怖的吸血黑塔,自已原来产生的那一丝的渺小与惧怕的感觉,都迅速的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傲立天地的气势油然而生。我连死都不怕,那何须怕这区区黑塔的气势。

看着墨尘面对黑塔,气势却突然爆涨,大长老和在场的众人都是一阵惊异。由其是大长老,自从这黑塔从秘域被送回来之后,他就对这个黑塔研究了许久,非常明白,只要有人一靠近这无名黑塔,便会被这黑塔气势所控,心中升不起一丝反抗念头,就连自己这个当世大能也是毫不例外,可现在墨尘面对这黑塔不仅没被这黑塔气势所控,还大有用自身气势与黑塔气势相抗衡的架势,‘这,这怎么可能’没有去理会众人的表情,此时的墨尘心中似乎有了一丝明悟,墨尘直面着黑塔,语气傲然的对大长老回话道:“大长老,成武开卷第一句便告诉我们‘我辈炼气,自当心存傲骨,逆转苍天’墨尘不才,心中也有自己的骄傲,我的选择何须后悔”

墨尘的回答,让大长老等人一愣,对这气势的由来似乎有了一丝明了。

‘骄傲吗!也是,炼气之一生本就没有后悔,可又有谁还记得最初那开编功法的第一句,写是何物呢’轻叹一声,大长老不再説话,站在一旁好似沉思,静等着墨尘下一步的动作,而殿中的众人对墨尘的话也是各怀思绪。

不再説话,墨尘抬起右手缓缓印在了黑塔之上,周身刻雕着不知名纹路的混厚黑塔,表面没有想像中的冰冷粗糙,返而是异常的光滑,淡淡的温热自黑塔传到手掌之中,墨尘只感到自己体内的丹血似呼开始躁动不安起来,似一种亲近,也像一种渴望。

“怎么会有一丝亲近的感觉?”对体内丹血的躁动,墨尘只感觉自己体内血液似乎有些兴奋,或许应该説是一丝渴望。这怎么可能呢,轻摇了摇头,墨尘唇角浮起一丝奈笑,抛去这奇怪的感觉,眼睛看向自己右手指上那枚黑色的戒指,眼中有一道精芒闪过。

一抹右手手指上的戒指,一个玉瓶便出现在了墨尘手中,手中运起淡白气的元气,一捏玉瓶,瓶身便是化成粉末飘落到地上,而墨尘的左手指头上,则捏着一枚指头大小的血红丹药,一层淡淡的红色光晕自血丹中发出,而殿中的众人在见到这枚血红丹药后,个个都是大惊失色。

“血魂丹!!!!…”

“居然是七阶丹药‘血魂丹’难怪墨鼎师这么有信心打开这黑塔,看来是要借助这血魂丹,激发体内的丹血之力了…”

“不过这血魂丹虽强,但这反噬也是不轻啊,据説吐食此丹会引发血魂碎化,很有可能会魂飞魄散,永无再入轮回的机会,难道墨鼎师舍得断去这炼气大道”

“这不明摆着嘛,他连血魂丹都拿出来了,这份气魄我是自认远远不如墨鼎师”

“那也不见得就会魂飞魄散,大长老就在墨鼎师的身边,以大长老对墨鼎师的认可,应该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墨鼎师,因为这血魂丹而魂飞魄散的。”

“那可説不准,大长老只对那些有用的人才会出手救助,墨鼎师一但血祭墨塔,不魂飞魄散也得重入轮回,对我雨丹城再没有任何用处,大长老出不出手,还是不要妄下断言的好。”

“哎…可惜了……”

雨丹城是以炼丹而闻名于大陆的宗门城市,在场的众人都是雨丹城的核心弟子,本身就有众多的炼丹师,对丹药的了解可谓远远超出其它宗门。

墨尘手中血魂丹一出,殿中众人便认出了这种高达七阶的无上噬血丹药,一些人不免为墨尘担心,也有一些人对墨尘丹药的来路有一丝好奇,毕竟雨丹城虽是以炼丹闻名于大陆,可七阶的丹药就连雨丹城炼丹术最高的大长老都不能炼制出来,那墨鼎师这枚丹药又是谁给他的呢?不过众人心中虽有疑问,但也没有当众问出来。

大长才浑浊的老眼直直的看着墨尘手中的丹药,微微沉重的呼吸声,能看到他那一缕花白胡子正在轻轻的抖动,他的一生所愿便是能够炼制出七阶绝世丹药,可是他虽然身为雨丹城的大长老,本身的炼丹术更是达到了让炼气大陆无数人,都为之趋之若鹜的六阶上品之境。

但他却是连七阶丹药的真正模样都没有见过,每次都只能在丹画卷轴上,看着那些七阶之上丹药的模样阵阵哀叹,以他对炼丹术的痴迷,现在得以见到自己做梦都想炼制出来的丹药,怎能不激动!要不是现在时机不对,他都要冲上去抢过墨尘手中的丹药研究一阵了。

“没想到朱鬼丹老居然给了你这么珍贵的丹药,难怪你会有如此信心,也罢…看来老夫真的是无缘了!…”大长老长叹了一声,他知道墨尘这丹药的来源,也知道墨尘吃下这枚丹后果会如何,对于无缘拿到这枚丹药研究一番,他只有叹息而已。

没有去理会众人和大长老的话语,墨尘看着左手手指中,这枚腥红血气的丹药,一声叹笑,张嘴便将血魂丹吐入腹中。

丹药刚刚入体,血魂丹的药力就迅速的化开,只是数息之间,墨尘体内的血液便是疯狂燃烧沸腾起来,身体也是因为血液的燃烧膨胀变得通红,原本俊秀面庞和洁白的手腕上,浮起根根似要破体而出的狰狞血色青筋,周身的白衣被体内散发出来的气势鼓得阵阵做响。

“啊……”体内血液的沸腾,经脉的喷张牵引起阵阵来自深达灵魂深处与肉体的巨大疼痛,像是熊熊燃烧的烈火正的绞碎墨尘的灵魂与肉身,痛!一口逆血从口中狂喷而出,也伴随着墨尘一声撕心烈肺巨吼!

血液与身体的燃烧膨胀,引起的那来自灵魂的巨痛让墨尘几呼瞬间就失去了清醒,依靠那声巨吼让他恢复了间瞬的清明,瞪着腥红的血目,他抓住这一丝清醒的机会,右臂一震,将右腕上的根根血色青筋生生震裂,震破的鲜血瞬间染红了黑色的无名塔!

震裂经脉引发的恐怖的巨痛,让墨尘在震裂血脉的那一刻就直接昏迷了过去。

而无名的黑塔却疯狂从他的手臂处吸收血液,只见那血液流涌间一缕缕深紫色的丹血,覆盖流转于黑塔周身,那些奇异的纹路之上。

使无名黑塔表面雕刻的纹路似乎也在跟着血液开始流转起来,只是数息之间,黑塔周身便是紫光大振,黑塔上那条裂开的光门也是越张越大,一股无形无色,无法形容的强大波动自光门中迅束振荡而出,瞬间穿过殿中的众人,向着殿外的天地间笼罩而去,一时之间世界的一切变得阵阵扭曲起来。

大长老只见墨尘的身体迅速变得虚幻破碎,自己也只感到脑中眩晕阵阵,眼角瞄过殿中众人,见倒地一片,暗叫道“不好……”天地似乎变得一片宁静…唯有淡淡的扭曲正在消失……

新书开张,宝弟会加油的,希望兄弟姐妹们多多支持,谢谢大家

淄博市第五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宝鸡市口腔医院陈仓园分院预约挂号
大同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南昌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玉林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