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跨境電商玩法:杭州廣州“上下齊驅”

2019-03-06 17:49:24
跨境電商玩法:杭州廣州“上下齊驅” 【中國鞋網-要聞分析】時下流行把兩個城市放到一起PK,時下熱議天津要把廣州從國內第三城的位置上拉下來。而從跨境電商的視角來講,科學的fan則喜歡把廣州和杭州兩個城市好好細說。 廣州和杭州:那么遠,那么近 廣州和杭州,平日并不太會直接比較。在廣州設定的競爭對手排行榜中,除了電子商務和江南風情外,杭州從來都不在靠前的位置。畢竟從GDP上來看,廣州是1.5萬億,而杭州只有8300億,后者僅有前者的一半多一點。相比于杭州,被北京、上海甩得越來越遠的廣州,要更多地應對深圳、天津、蘇州這些更兇猛的直接挑戰者。 如果只是慣用GDP這個指標來對話,杭州自然不是廣州的等量級對手,而如果回歸到城市基因來講,杭州則是廣州的鏡子。 廣州是國內傳統商貿業長期以來毫無爭議的絕對領導者,散落在全市各個角落的有1260個專業市場,市場商戶550多萬個,從業人員約500萬人,全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接近7000億。廣州的城市基因里,商貿業無疑占據重要的位置。 而杭州在電子商務方面一騎紅塵,網絡零售銷售額年均增長率超過50%,銷售額接近全市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一半。近年來,以電子商務為代表的信息產業在杭州呈現爆炸式增長,其增長速度和產業規模都是世界級的。阿里巴巴上市路演在全球刮起“橙色風暴”,電商網站總數占全國的1/7,毫無疑問,杭州已成為國內、乃至全球的電子商務標桿。 關鍵的是,杭州的“電商之都”深深地刺激了廣州引以為傲的“商貿之都”。550萬傳統商貿從業人口,相當于杭州全市人口60%之多,傳統批發市場引發了臟亂差、交通擁塞等各種問題。電子商務的信息服務,對傳統商貿活動內在邏輯的形成了巨大沖擊。用互聯網思維來講,廣州太重了。 廣州和杭州,站在傳統商貿業和電子商務的兩端,代表的是商貿活動的當下現狀和趨勢方向,兩座城市在商貿活動方面截然不同的兩種基因決定了他們將采取不同的內在行動邏輯。而這一點,在當紅炸子雞的跨境電商中,又是如何體現? 毫無疑問,電商的故事在2015年能不能繼續講得動人,跨境電商是重要的劇本。在嚴格的監管政策下,對跨境電商的考量,以城市為單位,比以具體公司為單位要貼近實際得多。目前同為國內7個跨境電商進口試點城市的杭州和廣州,一個是電子商務的“京都”,一個是外貿大省的外貿大本營,兩者在跨境電商的舉動,很大程度上將決定整個跨境電商行業的風向。 廣州的市區保稅店:把跨境電商搬到家門口 1月23日,廣州次把跨境零售的直購體驗店搬到了市區,開業兩小時內吸引了超過5000名市民血拼搶購,商場內電梯一度被人群逼停,因為被圍得水泄不通,商店不得不分批放行。聽聞這一幕,科學的fan瞬間想起了1990年代糧票、油票等票據時代終結時,可以用現金購買商品的轟動。 實際上,免稅店、保稅直營店、進口商品零售點早已出現,但或因面向群體限制,或位于相對偏僻的保稅區內,或位于機場內,這些購物形式始終沒有普及開來。此次保稅店搬出了保稅區,直接搬到了城市CBD區域,不得不說將會對跨境電商形態帶來深刻的變革。 1、體驗為王 用戶體驗始終是用戶購買行為的核心基礎,尤其是進口商品市場,總體還是處于用戶培育的初級階段。市區保稅店在用戶距離上遠超電商網站、機場或保稅區內直營店等。試想如果保稅店如日常超市一般,開在城市的各個角落,郵寄過程長、淺層用戶體驗的線上購物還會有多少擁躉? 2、性價比為王 這里的性價比分為質量保證和價格優惠兩個方面。雖然跨境電商行業獲得海關總署連續下發的“56號”和“57號”文的普適性政策優惠,但在目前的情況下,具體操作存在不一致的情況。跨境電商普遍存在水貨、出口轉內銷等假貨泛濫問題,相較導購/返利平臺模式、海外商品閃購模式(如唯品會)等跨境電商渠道而言,市區保稅店由海關全程監管負責的模式,在質量保證方面具備極大的優勢。 另一方面,據宣傳,廣州的市區保稅店的商品直接從白云機場保稅區發貨到店,享受相關稅收優惠,價格比市場價便宜三至六成。如果市區保稅店成熟,僅此一條,都將會改變整個跨境電商的生態,海外代購、自營B2C所仰仗的“價格差”模式都將被嚴重侵蝕。 杭州“網上自貿區”:再造跨境電商之都 2015浙江政府工作報告透露,2014年浙江省網絡銷售額高達5642億元,同比增長47.6%,并表示積極創建中國(杭州)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據經濟觀察網獨家披露,2014年11月世界互聯網大會期間,李克強總理親赴杭州,給浙江以六個方面的具體支持,對建立杭州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將起到關鍵性的戰略支撐作用。 杭州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開始的解讀是“網上自貿區”,如果創建成功,杭州將擁有全國一個跨境電商試驗區。 作者曾深入了解過杭州跨境電商產業,下沙區的中國·杭州跨境貿易電子商務產業園和下城區的中國(杭州)跨境貿易電子商務產業園,分別試點進口和出口業務,承擔著杭州絕大部分的跨境電商業務。其中,天貓國際就入駐中國·杭州跨貿園,并有高達90%的業務是通過這一跨貿園的公共平臺實現。 “放一池活水,讓更多魚來游”。杭州沿用平臺的思維,以跨境電商試驗區為中心,再造跨境電商之都。 如果說廣州的市區保稅店是對市場先機的占據,而杭州的試驗區平臺思維則是意圖平整跨境電商這塊荒蠻疆域。敦煌網、洋碼頭、淘寶全球購、京東海外購、天貓國際、亞馬遜、蜜芽寶貝、貝貝網等等,“亂花漸欲迷人眼”,跨境電商看似熱鬧,實際上卻是迷茫的慌亂。所有的參與者都像是迷途者,不知所向。而試驗區的平臺思維至少會從兩方面加速跨境電商龍頭平臺的形成。 市場告別荒蠻突出的標志就是競爭進入到行業的深層。供應鏈管理是目前跨境電商發展受限的關鍵因素,如果無法實現有效的跨境供應鏈管理,消費者利益就難以得到保障,市場就難以做大。而跨境試驗區將破解供應鏈管理中問題的兩個環節:海外供應商管理和跨境物流。 1、海外供應商管理 如何吸引和篩選優質的海外品牌進入中國市場,是目前一個非常突出的問題,即便如天貓國際這樣有影響力的平臺,依然逃脫不了各種詬病。特別在市場并不成熟的情況下,勸服品牌在電商平臺和其現有的國際代理和渠道布局中,做出平衡,幾乎是不可能的。不是所有的平臺都具備某些垂直電商,那樣強大的超級買手隊伍,特別是大平臺對品牌針對性攻克更是不可能。正是源于此,電商平臺對海外貨源的把控力弱。由此而產生的假貨、仿貨、用戶期望品牌的無法滿足,給整個跨境電商行業造成了不小的負面影響。 2、跨境物流方面 即便是出現了保稅進口這樣的模式,跨境物流鏈的建立、清關時效差和關稅管理控制能力不足等問題,在跨境電商試點城市也普遍存在,貨物流轉慢的問題仍會直接讓用戶體驗打折扣,成為用戶頻繁購物、退貨、換貨的重要阻礙因素。 跨境試驗區試圖建立統一的出入口,再造海外品牌進入中國市場和國內品牌進入海外市場的渠道布局,把“海外倉”搬到園區內,打關檢系統和消費者購物平臺,實現消費者下單幾個小時內發貨,物流效率跟國內電子商務幾乎沒有區別。 跨境電商的革命,廣州要把跨境電商搬到家門口,當日常的普通零售生意來做;杭州則是要建大平臺,養更多的魚。一個向上,一個向下,市區保稅店是培養用戶,而大平臺則是要匯聚用戶。走出蠻荒,大平臺的形成和進口商品購物日常化,從頂層和底層雙向改變跨境電商的生態。(中國鞋網-權威專業的鞋業資訊中心。合作媒體:威戈品牌丹比奴女鞋)经常眩晕怎么回事
鼻塞头痛什么原因
调经可以吃益母颗粒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